2017年小農初體驗

2016baby

回首2016年,當時兒子還不滿一歲,我們仍住在新北市,在他決定吃他腳指頭的當下,鐵定沒想到他的童年會在農田裡渡過 XD

搬到宜蘭是2017上半年,因為兒子他爸想回家鄉了。

娘家在新竹的我其實算半個台北人,因為自21歲隻身前往台北打拼也已過了十數年。宜蘭人生地不熟~怕嗎?想我來台北的時候也差不多這處境,一切平常心。

雖然一些事如預期般不順利,但感謝爸媽遺傳給我孤僻又獨立的個性,憑著鐵打的意志也撐到了2017下半年。

在多方利弊權衡之下,我放棄自己照顧孩子到三歲的夢想,投入另外一個當時認為未來有機會兼顧孩子的工作──農業。這本是期望等孩子三足歲之後再去做的事,但因為我一直沒收入又持續花老本,在花光老本之前必須賺錢,否則別說老無所依~可能在變老之前就得先行乞了!

為了進入農業,在朋友建議下找到在宜蘭社區大學開設自然農法社團的邱錦和老師,因為是實作課程,社團的進入門檻很高,要不已經有田地,要不也得租一塊,而我~啥都沒有!

在不知老師會不會回覆我的情況之下,仍然寄出了一封真摯懇切的信,表達進入農業的渴望。沒想到隔天就收到了老師的回信!信中只提了一個問題:「你怕蚯蚓嗎?」

不怕!

 

2017 Natural Farming

於是立刻準時赴老師的邀約,清晨五點跟車到貢寮附近山上抓蚯蚓,同行還有一位國中老師和她的兒子(以下稱小帥哥)。而抓蚯蚓的方式是找到牛糞後徒手翻翻看,有蚯蚓就整坨牛糞裝桶帶走,沒有蚯蚓也整坨牛糞裝桶帶走…哈哈哈…就是無論如何都要帶走牛糞就對了!

2017 Natural Farming
2017 Natural Farming

為了展現進入農業的決心,牛都沒摸過的我連牛糞也徒手挖了!小帥哥見我徒手挖牛糞,很是驚訝:「牛糞耶!你不怕嗎?」
我:「怕死了!如果事先知道是這樣操作,我會先準備手套!哈哈哈(苦笑)」幸好有水可以洗手。

「你有手排駕照嗎?」老師問。
「有。」我答。
「那開開看。」老師遞過車鑰匙。

我傻了…最後一次開手排是二十年前考駕照那天啊!

再一次地~為了展現進入農業的決心,接過鑰匙上了車,老師好膽還坐上副駕駛坐 XD 而我就定位後開口的第一句話是:「怎麼有二個剎車?」

「那是 khu-lá-tsih」老師好鎮定!

khu-lá-tsih?khu-lá-tsih?khu-lá-tsih?什麼是 khu-lá-tsih?腦子立轉一千遍還是想不到什麼是 khu-lá-tsih?老師看出我的困惑,想了很久才擠出:「離合器」!

這下可好了~就算知道了中文,我還是不記得離合器是做啥用的 Orz

老師依然鎮定地指導怎麼開手排,終於能前進之後就讓我自個兒練習,他和其他人繼續鏟牛糞去。就這樣,很神奇地我竟負責開了回程的一小段路。在一個上坡因施工不得不與大型倒斗卡車併排停車,然後起步時不僅無法前進還往下坡滑去,伴隨著車上驚恐的尖叫聲,老師接回了駕駛的職務 XD 在我們兩個下車交換的時候,四週還響起卡車司機們的大笑聲:「手腳不協調啦!」

2017 Natural Farming

那是我時隔二十年第一次開手排,後來又開了好幾回,包括老師的3噸半倒斗卡車。原本開3噸半都會有人同行,第一次一個人開是因為老師突然想起他有課,用卡車交換我的摩托車趕去上課,指示我開去丸山找一位學長拿粗糠,再戴去舊寮給同學。學長和同學看到我一個人開卡車都嚇到了,我也好嚇啊 XD

Natural Farming
Natural Farming

總之,我成功地加入老師的社團,一開始是幫老師管理一塊小樹林,邊邊有些空地可以種種菜,第一次除草就讓我明白了除草劑為何那麼受歡迎,才除不到一個小時,手就抖了整整二週…Orz

2017 Natural Farming
2017 Natural Farming
2017 Natural Farming
Natural Farming

從2017年到2019年,跟著老師在三星蓋了龍貓窯、在武塔國小蓋了黑熊窯、在雙溪國小蓋了蝙蝠窯(可惜蝙蝠因為一間因素沒能完成)。

Natural Farming

武塔國小蓋窯的經驗讓我深深感受到原住民小學的魅力,黑熊窯的底座是武塔的老師和學生一起完成的呢!超利害!

經歷了賊仔澳採菌、南山香菇包堆肥、製作酵素…等等,邱老師的自然農法課程讓我受益匪淺,社團裡的學長姐也給予我從農很大的幫助。

Natural Farming

老師在行健有機村開火山堆菜園課程的那段期間,更讓我結識到如今能深深依靠的一群朋友,也讓我正式展開我的事業。

宜蘭,不再人生地不熟,我的根~就札在這兒了!

Natural Farming
Natural Farming

兒子也開始常常跟著我往田裡跑,媽媽髒兮兮、他也髒兮兮,髒兮兮二人組!野蕃茄、苦蘵等野生漿果是田裡的小確幸,邊摘邊吃~不亦樂乎!

為了種植蔬菜,專長不在蔬菜的邱老師建議我找更專業的老師學習,於是我另外參加了社區大學程超傑老師的有機課程,學習鋤頭操作、育苗、施肥等作業。

Natural Farming

兒子喜歡去冬山的到底農作跟老闆夫妻和狗狗阿醜(要用台語唸)玩,也是我最常跑的朋友家。

Natural Farming
Natural Farming

很高興兒子對田裡的一切都充滿好奇,能參一腳就參一腳,小小農夫指日可待。(但小農賺不了錢啊~孩子~你還是要多培養其他能賺錢的興趣才行~)

Natural Farming

2017下半年,當我決定投身農業,一開始排山倒海而來的是閒言閒語、冷言冷語,甚至拐彎抹角的指責,少數支持我知道我處境的人全在台灣西半部,就這樣,在眾多非議下,我依然做了這個影響未來人生的重大決定,離開二十年熟悉的資訊業,跨入完全陌生的農業,會不會後悔?

現在說都還太早!

任何改變都是好的開始,至少,給了自己一次機會。